> 新聞中心   > 國內 > 正文

祁連山的綠色回響

核心提示: 10月29日,祁連山國家公園管理局揭牌,長期困擾祁連山生態保護的跨地區、跨部門體制性問題至此終結。

新華社蘭州10月30日電題:祁連山的綠色回響

新華社記者任衛東、譚飛、王博

10月29日,祁連山國家公園管理局揭牌,長期困擾祁連山生態保護的跨地區、跨部門體制性問題至此終結。

自2015年起,新華社記者持續關注祁連山生態,目睹由亂到治,也見證了沿線干部群眾努力化生態之“危”為轉型之“機”。新體制下,祁連山生態有望真正打破“索取、保護、再索取”的循環周期,鎖定綠色發展之路。

這是空中俯拍的祁連山(9月19日攝)。新華社記者 范培珅 攝

生態步入深度修復期

甘肅省武威市天祝藏族自治縣炭山嶺鎮。在千馬龍煤礦曾經的廠區,新植的松柏整齊排列,蔥蔥蘢蘢。天祝縣國土資源局局長趙明軍說,再經過半年的管護撫育和自然恢復,這里的環境就基本能和周邊生態融為一體。炭山嶺,這個祁連山中因產煤得名的地方,自此揮別“靠山挖山”時代。

一年多前,甘肅祁連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因生態環境問題被中央通報,上百人被問責。通報問責高壓之下,祁連山迎來半世紀未有之平靜,在中央支持下,多年來的生態欠賬、舊賬一起還。

這是在祁連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核心區拍攝的一處開礦點(2015年5月27日 攝)。新華社記者 范培珅 攝

這是在祁連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內實驗區拍攝的金昌市永昌縣焦家莊鄉夾道二溝螢石礦關閉的礦山井口(6月20日攝)。新華社記者 范培珅 攝

封堵探洞、回填礦坑、拆除建筑物、種草植樹……截至今年10月底,包括千馬龍煤礦在內,祁連山保護區144宗持證礦業權、111宗歷史遺留無主礦業權的礦山地質環境恢復治理基本完成。祁連山保護區內人為破壞基本禁絕,受損的生態系統得以休養生息。

過去的一年,沿線地區獲得了祁連山生態保護歷史上一次性投資規模最大的“山水林田湖草生態保護修復工程”的支持,許多累積多年、想解決而沒能解決的困難矛盾得以化解。

這是在祁連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核心區拍攝的張掖市肅南裕固族自治縣馬蹄藏族鄉正南溝村搬遷后景象(3月27日無人機拍攝)。新華社記者 范培珅 攝

甘肅省張掖市肅南裕固族自治縣國土資源局山水林田湖草項目辦公室主任羅英文回憶,20世紀八九十年代,白泉門礦區大灣區段采金、挖沙猖獗,河道被挖了個底朝天,“最多的時候達到2萬人”,隆暢河河道和兩岸山體支離破碎。如今,6萬余株青海云杉覆滿河岸,滿目蒼翠。

整改觸發監管機制變革

從現場整改到穩固成效,從山里到山外,祁連山生態環境問題整改整治也觸發了一系列事關長遠的生態環境監管機制變革。

在張掖市環保局的監控大屏上,現在可以調閱祁連山保護區張掖段各整改點位一個月前的清晰衛星照片,與現場整治完成時的遙感監測數據作比對,就可以及時發現保護區內的生態環境問題。

在張掖市環境保護局,工作人員通過張掖祁連山生態環境遙感監測系統分析監測整改情況(6月5日攝)。新華社記者 范培珅 攝

張掖市目前已實現對境內祁連山及黑河濕地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生態環境質量、變化趨勢、污染源排放狀況及潛在環境風險常態化監控,及時發現問題、及時整治。

張掖市委書記楊維俊說,這套系統正擴展應用至全市,通過建立健全“天地一體”、上下協同、信息共享的生態環境監測網絡,對全市重點污染源、生態環境狀況實施監測全覆蓋。

“挨了板子記住疼”

2017年,記者到張掖市巨龍鐵合金有限公司采訪時,公司負責人聞斌剛結束30多天的刑事拘留。

“我當時特別委屈。巨龍是國企,也是為國家經濟建設做貢獻的,一分錢都沒裝到自己口袋里,怎么說抓就抓呢?”刑拘期滿后,聞斌一度不愿見人。

這一年,巨龍鐵合金公司花費1300多萬元,拆除了8根冒著濃煙的大煙囪,改造升級了環保設施,布設數據和視頻兩套系統實時監控。企業排污的畫面和數據不僅當地環保部門能看到,生態環境部也能隨時監看。

這是一張拼版照片。上圖為2017年6月12日拍攝的停業整頓的張掖市巨龍鐵合金有限公司;下圖為2018年6月5日拍攝的通過實施環保設施整改后投入生產的張掖市巨龍鐵合金有限公司。新華社記者 范培珅 攝

聞斌告訴記者,過去企業環保長期欠賬,但總覺得效益不好,先湊合著。“一看到環保部門的車輛駛往廠區方向就緊張,一聽說有檢查督查就一晚上睡不好覺。”聞斌說,為應付檢查,企業時不時就要停工,冶煉企業停停開開實際損失很大。“現在踏實了,誰去心里都不犯怵。”

不僅如此,環保風暴之下,作為傳統高污染行業的鐵合金企業紛紛關停之時,巨龍鐵合金卻于“危”中見“機”,今年7月底就已基本收回環保改造的全部投入。聞斌慨嘆,現在才真正理解了“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深刻內涵。

邁向綠色高質量發展

三年來,記者在祁連山中反復奔走,親歷祁連山由亂到治,體會到沿線市縣干部群眾被問責、抓整改的陣痛,也見證了他們改善生態、轉型發展的極大決心和信心。

奔走中,一種擔憂也總在腦海中縈回:祁連山沿線發展仍不充分,地方用于保障民生、保護生態等發展重任的資本積累尚未完成,破壞會不會卷土重來?

這是在祁連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內實驗區拍攝的金昌市永昌縣焦家莊鄉夾道二溝螢石礦生態恢復治理景象(6月20日攝)。新華社記者 范培珅 攝

這是一張拼版照片。上圖為2018年6月15日拍攝的金昌市永昌縣馬營溝煤礦下泉溝礦區生態恢復治理后景象;下圖為2017年1月18日拍攝的金昌市永昌縣馬營溝煤礦下泉溝礦區整治前景象(下圖由永昌縣提供)。新華社記者 范培珅 攝

“如果說整改整治是當前的‘陣痛’,傳統的發展模式就是長期的‘隱憂’。”張掖市市長黃澤元說。問責震蕩之下,沿線干部群眾形成可貴共識:要把祁連山這道西部生態安全屏障真正筑牢守好,就必須既忍得住“陣痛”,及時整改“療傷”,又必須在行動上實現生活方式、發展模式的根本轉變,化解“隱憂”。

甘肅省正在全域布局和發展清潔生產、節能環保、先進制造等十大類綠色生態產業,并以此推動傳統產業轉型升級,步入高質量發展軌道,讓綠色成為甘肅發展的“底色”。如今,在祁連山沿線的張掖、武威、金昌三市,構建生態產業體系、推動綠色發展崛起尤其成為重要共識和發展新目標。

這是在張掖市肅南裕固族自治縣境內拍攝的祁連山景色(8月29日 無人機拍攝)。新華社記者 范培珅 攝

綠色,正更多地彌漫在祁連山間。綠色發展的共鳴,正回響在祁連山間。(參與記者:黃文新、范培珅、侯韶婧)

    法律聲明:新疆網轉載其他媒體之稿件,意在為公眾傳遞更多信息、服務大眾,并不代表新疆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務必在相關作品發表之日起30日內進行,我們將在24小時內移除相關爭議內容。[詳細]
責任編輯:伍淑晶
0
 熱評話題
點此進入胡楊林社區發表評論
七星彩走势图带连线 华体网即时指数澳门球盘开户 海南4+1 哪里有成人日本黄色片 排球比分实时直播 电竞比分举荐尚牛比分 全球股票即时指数 山东老十一选五 下载上海百搭麻将 第一棒球比分直播 可以好友一起玩的麻将 竞彩足球推荐预测比分 重庆时时彩现场开奖直播